人老不以筋骨为能,早上老张摸着酸痛的腰骨从床上坐起身,回头看看李小沛。

 

她睡的正香,再想起昨晚的事情,他内心还是很满意的。

 

 

只不过,他是个糟老头,就怕李小沛随时会离他而去,接着他又转念一想,只要活在当下,能快乐就好,总不能真的拉着李小沛陪着他一个糟老头吧。

 

 

想到这,他似乎彻底想通了,嘿嘿一笑,这才起了床。

 

 

出门买来了豆浆油条,刚到家,忽然一阵香气袭来,接着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臂将老张腰环住。

 

 

起来啦,一会就能吃了。

 

 

两人吃了饭,李小沛这才上学去了。

 

 

诊所在工作日的上班时间,生意正常清淡,老张想起昨天在李莹花家小区遇见的那个女人,他恨恨的关了诊所的门,想去找那个女人算算账。

 

 

结果到了昨天那户人家,门却开着,一个中年男人在房间里正打扫着卫生。

 

 

看见老张探头探脑在门口张望,问道:你租房?

 

 

老张一愣,道:你是房东?那住在的那个人呢?搬走了?你知道她搬哪了吗?

 

 

中年男人见老张不是租房的,也没耐心跟老张瞎扯,随口道:搬哪去我哪知道?不租就走开,别妨碍我。

 

 

十年了,好容易找到的一丝线索又断了,老张在佩服那个女人过段的同时,心里又对那个女人暗恨不已。

 

 

要不是这个女人,他老张也会有儿有女,幸福日子别提有多美满了。

 

 

老张垂头丧气的下楼,正准备回诊所。

 

 

这时,一股刺鼻的香水味袭来。

 

 

张哥,我还以为你吃干抹净就不认账了呢,这么好,还来看我,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哦,你是想给我一个惊喜!

 

 

说着,李姐抱着老张的胳膊就要往楼上拖。李姐抱着老张的胳膊都快挂到他身上了。

 

 

老张愣神的功夫,立刻说道:够了,你是想折腾死我?让我早点埋进土里?

 

 

李姐想想也对,双手不由松开了。

 

 

老张暗叫我的妈,这时不走,就走不掉了,这娘们实在恐怖,他一溜烟地就消失在了社区。

 

 

身后李姐娇滴滴的叫唤他,都只装作听不到。

 

文学

 

刚跑回诊所,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看李小沛推开了他家的门。

 

 

今天李小沛梳了个麻花辫,穿了件白色的衬衫,眸光一扫,就让老张浑身躁动了起来。

 

 

老张,你,你看啥呢?

 

 

看你啊!

 

 

老张笑眯眯地说道。

 

 

好看吗?

 

 

李小沛得了老张的赞赏,把手上的菜篮子扔下,在他的面前转了一圈,眼里充满了期待的味道。

 

 

嗯,好看,太好看了!

 

 

李小沛很是欢喜,拦腰将老张抱住,在他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温柔地说道:老张,看你这么乖巧的份上,我给你露上一手,省得你心里把我当成是个花瓶或者坏女人。

 

 

她今天过来,其实还有另外的目的。

 

 

眼前学校里马上要实习了,学校的领导提过多次,要表示表示,但以她家的条件,不过是个小县城的普通人,哪有多余的钱去送礼?所以她左思右想,打算先在老张的诊所里当。

 

 

带着目的来,李小沛就显得格外殷勤,在厨房忙上忙下的,让老张心里头还是暖暖的,他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有个这样的女人,其实也挺不错的。

 

 

但他的脑海里又蹦出了慕容雨的样子。

 

 

老张不由地一叹,李小沛虽好,但他喜欢的还是慕容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跟李小沛解释这件事。

 

 

小沛,你跟了我这糟老头,不觉得委屈和可惜吗?

 

 

老张问道。

 

 

嘻嘻,我稀罕,有什么委屈和可惜的?

 

 

李小沛刚洗完菜,走到老张面。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glan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