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满了求你们了停下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文学

第一章

李婉儿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

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

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遮在胸前,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

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

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遮盖着,修长白嫩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裸露出来。

她从卧室里走出来时,发现丈夫刘岩和公公刘起文并肩坐在客厅沙发上,便主动向公公打招呼:

爸,你来啦?

我这么早过来,没有打扰你们吧?刘起文的目光随即落到了儿媳妇那的娇躯上,顿有一种惊艳,想流鼻血的冲动。

爸,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不是已经起床了吗?李婉儿轻笑一声,扭动肥臀从卧室里走出来。

大概是因为睡衣比较宽松的缘故,走出来的时候,她那对饱满的峰峦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下跳动着。

刘起文对这个漂亮的儿媳妇引以为豪,曾有多少过不眠之夜,孤独寂寞之时,都以她为幻想对象。

然而,当儿媳妇若隐若现的身体暴露在自己面前时,却有点不好意思。

只见他老脸一红,急忙将目光从儿媳妇身上移开,说道:听说我们家阿岩要出国,就过来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没有……

谢谢爸,李婉儿媚笑道:没什么需要的,只不过是刘岩这么一走就是两年,他担心你身体不好,没人照顾,让我经常过去看望你……

她的声音很柔软,有着一种特殊的磁性和美感,一边说,一边风摆荷叶般地来到刘起文父子跟前。

我……我的身体很好,不需要什么照顾,不……不用麻烦你,你……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闻着儿媳妇身上的那股成人特有的芳香,刘起文有点迷醉,说话时,口齿有点不伶俐。

爸,你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说生病就生病,你就让李婉儿过去照顾你吧!刘岩并不明白父亲的心思,坐在一旁帮腔。

那到时候再说吧,刘起文不知道长期与眼前这位衣着暴露、迷人的儿媳妇在一起相处,会发生什么事情,便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急忙将话题岔开,问:阿岩,你什么时候走?

单位领导给我们订的是今天下午两点半的。刘岩如实回答说。

那你好好准备一下,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到时候,我再过来送你。刘起文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刘岩夫妇告辞。

他知道,小两口在即将离别的时候,有很多事情要做,许多悄悄话要谈,自己夹在中间当电灯泡不好。

爸,不碍事,李婉儿看了依旧坐在沙发上的丈夫一眼,明白他的心思,急忙说:一会儿我和刘岩都要去单位打一头,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在我们家呆着吧,中午一起吃饭,别来回跑路了。

这样也好,刘起文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给你们买早点,再去菜市场买点才回来做中午饭。

爸,不用麻烦你了,李婉儿婉言谢绝道:我们一会儿随便吃点就行了,我去单位报个到,买菜回家就可以了。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麻烦的,刘起文摆摆手,说道:我这样一个退休老头,反正没什么事情做,在家闲着还是闲着,在阿岩出国之前,你就让我买菜回来,替大家做上一顿中午饭吧!

这样也行,李婉儿觉得公公的话有道理,便对刘岩说道:老公,把你的钥匙拿出来交给爸,一会儿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他才好用钥匙开门进屋。

好的。刘岩点了点头,从裤兜里摸出一串钥匙,交到父亲手里,说道:爸,这是我们家的钥匙,你拿着吧!

你把钥匙给我了,你用什么开门?刘起文不解地问。

刘岩解释说:我是乘坐下午两点半的飞机,差不多是吃完中午饭,就要往机场赶,钥匙留在身上没有用处,你就留下吧,到时候,你来我们家方便一些。

那……好吧,刘起文犹豫着将钥匙揣进自己的口袋里,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买菜,给你们买早点回来。

谢谢爸爸!李婉儿替刘岩道谢一声。

不用谢!

刘起文摆摆手,转身走到房门口,拉开房门离开,并轻轻地关上房门。

李婉儿见公公瘦弱的身子消失在房门口,半开玩笑地对刘岩问道:老公,你把钥匙交给了,是不是对我不放心?

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岩不知道李婉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脸茫然地望着她。

你是不是对我不放心,让随时过来监视我?李婉儿玩味地说。

看你想到哪里去了,刘岩一脸认真地说:你是我老婆,我们那么相爱,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再说了,是你让我把钥匙交给我爸的,有什么不妥吗?

嘻嘻,我是和你开玩笑的,看把你急得!李婉儿玩儿一笑,一头扎进刘岩的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娇声说道:老公,你放心走吧,我不会背叛你,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来的。

老婆,谢谢你!刘岩有些感动,紧紧地将李婉儿抱住,感受了她身体的弹性与饱满。

两团烈火再次燃烧,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

嗯……李婉儿呜噎着,含着丈夫的舌头从口中涌入。

刘岩轻轻地将李婉儿抱起来,一步步地走进了卧室,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放到床上,再把自己略显臃肿、粗壮身体覆盖在了李婉儿柔软的娇躯上。

李婉儿蹙着眉,喜悦地搂抱着丈夫,白玉般的手臂用力的掐进背里,丰满的双腿缠在臀后,宣泄着她的快感……

第二章

刘起文知道昨天晚上儿子要和儿媳妇李婉儿道别,一定会温存和缠绵一番,估计他们消耗体力比较大,已经饿了。

于是,他一口气走下楼后,在小区门口的一个小食店买了几根油条,两杯豆浆折回到房门口。

刘起文用儿子刚给他那把钥匙将客厅的房门打开时,发现客里没人,误以为他们在里面的屋子里收拾东西,便提着豆浆油条进屋,替他们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嗯……啊……

突然,儿子和儿媳妇卧室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由于受好奇心的驱使,刘起文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口。

卧室的房门虚掩着,刘起文透过门缝朝里面观望,哪知他在这一看之下,竟看到了一副活春宫——

儿媳妇撅起一个又白又大的,两只手支撑着床,一丝不挂地趴在床沿上,乌黑亮丽的长发遮住她粉红色的俏脸,如瀑布般垂悬在头上。

儿子背对着房门,光着身子站在她身后,左手扶住儿媳妇的小蛮腰,右手捏着她一只雪白粉嫩的峰峦,一前一后地做着剧烈的运动,

李婉儿的长发在空中不停地甩摆,另一只峰峦随着刘岩的动作而剧烈晃动,嘴里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声音。

长发飘逸,叫声不断,喘息声不停。

……

刘起文偷看到这里,登时目瞪口呆,要命的是他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对女性的渴求达到了极点。

如今,看到这种香艳的场景,更是令他身体又热又胀,心里像有许多蚂蚁在爬来爬去一样,顿觉面红耳热、心跳越来越快,双腿发软,不禁跪倒在门前,双腿微微的分开,把眼抵着门缝。

老婆过世后,刘起文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但騺伏了多年的欲火,一旦燃烧起来后,就没法浇灭的。

这时候,刘起文只想满足生理的需要,已不顾得那么多,用手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伸手进去。

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触电一般,一阵快感袭扰他的大脑,令他禁不住喔地一声叫了出来。

这时,刘起文看得出神,饥渴得难以忍耐,一只手在里捣鼓,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强迫自己别出声。

这也怪不得老头子,因他从小到大连A片也从未看过,现偷看一对赤裸裸的身体竟在他面前办那事。

除了兴奋刺激的感觉外,还多了一些怕被儿子和儿媳妇发现的复杂情感,他的内心刺激实在是难以想像。

他的身子不自主地上下挺动,快感冲击着全身,口中不停地喘大气,欲死欲仙的快感立即涌来,一种要达到又差一点的感觉令他十分难受。

于是,他活动的频率越来越大,胸口一起一伏的不断吐着大气,全身绷紧,舒畅的感觉散布全身。

刘起文的身体颤抖着,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顿时使他陷入失神和忘我的状态之中……

嗷……

与此同时,刘岩杀猪似的嚎叫声从卧室里传出。

只见他将李婉儿压倒在床上,趴在他的后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刘起文知道儿子和儿媳妇已经达到了,生怕他们完事后突然下床,发现他在偷看,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尽管他的被自己打湿了一,但还是拉上裤子拉链,跌跌撞撞地起来跑到客厅门口。

迅速拉开房门,走出儿子家,再轻轻地关上房门,见走廊里没人,他便喘着粗气靠在房门上,直觉全身冒着汗。

天啊,我竟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儿媳妇,还一边看,一边,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行为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呢?

刘起文想到儿子和儿媳妇缠绵时的场景,以及他们达到时的样子,越想越是脸红,心中砰砰直跳……

第三章

强迫自己别去想这些香艳的画面,这才让自己逐渐平静下来。

他从口袋里摸出几张卫生纸,将湿漉漉的擦拭了一下,再把湿润的卫生纸捏成团放进裤兜里,沿着楼道下楼。

走出儿子家所在的市春锦花园小区,刘起文将裤兜里的卫生纸掏出来扔进路边的一个垃圾桶之后,这才大摇大摆地朝菜市场方向走去。

……

刘岩夫妇在卧室里缠绵时,彼此都太投入了,加之,他们是背对着房门办事的,以至于父亲刘起文在门外偷看的事情一无所知。

刘岩在老婆身上趴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从李婉儿身上下来。

李婉儿此时已经瘫软了。

她躺在床上,双腿垂在床边。

老婆,爽了吧?刘岩坐在床沿上,得意地说道:刚才我见你全身直打哆嗦,来了吧?

嗯!

李婉儿费力的抬起身子,从床头柜上的一盒抽纸里扯出几张卫生纸,擦了擦下身,站到地上。

刘岩搂住她的腰。

李婉儿一坐到他的大腿上,软绵绵的靠在他的身上,娇声问道:

老公,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们都做了好几次了,你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我还不是怕自己走了,你在家找其他男人,把所有的积蓄都交给你了?刘岩双手握住李婉儿的两个大说道。

讨厌,李婉儿在丈夫的怀里挣扎了一下,娇嗔道:我不是给你说过,我心里只装有你一个男人,无论你去了哪里,离开我多长时间,我都不会背叛你的吗,怎么又说这种丧气的话呢?

嘿嘿,刘岩尴尬一笑,说道:这还不是因为你太漂亮,太了,我怕失去你了呗?

李婉儿宽慰道:放心吧,我既然心甘情愿地嫁给你,那就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老婆,你对我太好了,刘岩紧紧将她搂在怀里,说道:不管我在什么地方,我都会想你,爱你……

别肉麻了,李婉儿挣脱着从刘岩的大腿上站起来,说道:我被你折腾了那么多次,现在是饿得不行,都出去这么久了,估计快要回家了,如果他回来撞见我们不好,多难为情啊,快穿上衣服吧!

说着,李婉儿穿好后,从衣柜里找出一套黑色的连衣裙穿在身上。

这套黑色的连衣裙是棉质的,看上去很薄、很柔软,裹在她丰满的身上,曲线玲珑,有高耸,有谷低,煞是诱人。

特别是裙摆下,两条白生生的大腿裸露在外,没穿,更显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白皙与柔嫩!

刘岩看着老婆这副诱人的模样,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要不是他的身体已经被老婆掏空,他一定会立即将她压在床上,大干一场。

李婉儿转身来到卧室门口,将房门拉开,突然发现刘起文回家之后,放在客厅茶几上的豆浆和油条。

低头看见房门口的地板上有一些透明的液体,似乎发现了一些猫腻,想起自己开门的时候,房门是虚掩着的,一下子明白过来。

这老头还真有意思,居然……李婉儿不敢继续往下想,顿觉一阵脸红。

她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装出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走出客厅,却没有发现刘起文。

于是,她去厨房和卫生间寻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公公的踪影。

知道她在与丈夫办事的时候,被公公撞见并在地上画地图,公公又怕被他们发现,便偷偷离开了家门。

这件事我需不需要告诉丈夫呢?李婉儿暗自思衬道: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老公,老公对他的父亲不放心,怕我们长期在一起会做出之事,影响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怎么办?

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撞见别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办那事,都会那样做,这是一个人本能的生理,没什么奇怪的。

想到这。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glan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