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粗暴的gif动态图 端庄女教师的沉沦目录

出事啦,出事啦!

夏雷被电弧光伤了眼睛!快救人啊!

工地上有人惊呼,有人奔跑,还有人在着急地拨打着急救车的电话,整个场面乱成一团。

工地的焊接场地上,夏雷蜷缩成一团,左眼被电弧光烧黑了一圈,散发着焦臭的味道,血水和灰尘在他的脸上混成一团,给人一种惨不忍睹的景象。

哎,年纪轻轻俊俊俏俏的一个娃,一只眼睛就这么报废了,真是可惜啊。有人叹息。

他家里还有一个考上大学的妹妹,他要是瞎了,他妹妹还怎么去上大学啊?

哎,夏雷这小伙子人挺好的,平时总抢着干活,待人也和气,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啊,真是老天不开眼啊。

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在叹息。

夏雷的母亲早年病逝,五年前父亲又离奇失踪。那一年,他刚好考上京都大学,可是考虑到还在读初中的妹妹夏雪,他含着泪将录取通知书撕了。妹妹问他的时候,他说差几分没有考上。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在工地上打工,只要能挣钱,他什么活都干。现在,妹妹夏雪也考上了京都大学,他却出了这样的祸事……

短暂的麻木之后,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夏雷的身体抽搐了起来,随后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耳边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可他已经听不见这些声音了。他在黑暗里,感觉身体像是在一条河流漂浮着,浮浮沉沉,往着地狱的方向而去。

时间对于昏厥的人了来说是没有知觉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雷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一丝光亮,然后又看到了一张胖胖脸,那是他的发小马小安的脸。不过因为只能睁开一只右眼的原因,他看得不是很清楚,还有点重影的感觉。

雷子,你醒啦?马小安的声音微颤,很激动的样子。

QQ截图20190305151538.jpg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说话的时候夏雷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他跟着伸手去摸左眼。他的左眼上缠着纱布,一摸就火辣辣地疼。

马小安一把抓住了夏雷的手,别着急,雷子,医生说了,你的左眼不一定会瞎。你好好治疗,一定会好的。

不一定?不一定是什么意思?夏雷很着急,情绪也有些失控。

马小安欲言又止,他似乎知道一些情况,却又不敢说出来。

你说啊!夏雷更着急了。

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微胖的体型,一身名牌的西装,穿金戴银,很是阔气。他是建筑公司的老板,陈传虎。

看见陈传虎进来,马小安跟着让开了一些位置。

夏雷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打了一个招呼,陈总,你怎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陈传虎就打断了他的话,夏雷,你是怎么搞的?烧了一台电焊机不说还烧了一台变压器,你知不知道一台电焊机加一台变压器要两万多元?这还不算,耽误了工期,这损失算谁的?

一股怒火顿时蹿上了夏雷的心头,就在刚才他还以为陈传虎是来看望他的,却没想到这家伙是来算账的!

马小安也忍不住了,气愤地道:姓陈的,你什么意思?啊?我朋友的一只眼睛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要瞎,的居然还来说这种话,你是不是人啊?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炸雷在夏雷的脑袋里炸开,他整个人都懵了。

马小安忽然意识到他说漏了嘴,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怎么都收不回来了。他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夏雷了。

这时陈传虎却冷笑了一声,他眼睛瞎了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们有雇佣的合同吗?没有吧?所以,你们就算是告到法院去我也不怕。

夏雷已经被气得脸色铁青了,牙齿也咬得咕咕响。

陈传虎却还在火上浇油,我是看在你小子可怜,所以才将你送到医院来的。住院费我交了一万,你什么时候医完就什么时候出院吧。另外我给你们留句话,这一万块钱算是了事的钱,不要再找我了,找我也没用。

混蛋!马小安愤怒地道:一只眼睛瞎了,你想用一万块钱就摆平吗?

陈传虎抬手指着马小安的鼻子,一下子就翻脸了,你小子少管这件事,你想找事的话老子奉陪!妈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陈传虎是什么人,你再找事,老子分分钟废了你!

就在这时夏雷忽然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一下子就砸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猝不及防之下陈传虎的脑袋顿时被砸了一条口子,腥红的血液流下来,眨眼就打湿了他的半张满是横肉的大脸。

妈的!你竟敢打老子!陈传虎暴跳如雷。

门口忽然冲进两个瘦高的小青年,纹身、耳钉,眼神凶悍,一眼便能看出是混社会的混子。

给老子打!陈传虎指着病床上的夏雷吼道。

两个小青年跟着就扑了上去。

马小安转身将夏雷挡在身后,两个小青年的拳头狠狠地落在了他的头上、背上。马小安咬着牙忍着,用他的身体保护着夏雷,同时也压着夏雷不让他冲动。

你们干什么?一个推着工具车出现在了门口,她愣了一下,跟着又尖叫道:来人啊,打架啦!

转身跑去叫保安。

你小子给我等着!陈传虎撂下一句狠话,转身就出了门。两个小青年也跟着他离开了。

马小安这才松开夏雷,他的头上已经冒起了好几个包,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为什么挡着我?夏雷的情绪有些失控,他吼道:我想弄死他!

弄死他?他烂人一个,你却还有妹妹要照顾。他酒色财气什么都享受了,你却连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你划算吗?马小安叹了一口气,雷子,你冷静一点!

夏雷其实不是一个冲动冒失的人,父母不在他的身边也让他养成了独立和成熟的性格,可今天的情况确实太糟糕了,一想到他的眼睛有百分之九十几的几率会瞎掉,他就怎么也冷静不下来。

对不起,小安……夏雷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他的心乱透了。

马小安拍了拍夏雷的肩膀,跟我客气什么?换作是你,你也会为我这样做的。

确实,马小安以前被人欺负的时候,夏雷总是不顾一切地冲上来保护他,为他出头。

要我告诉小雪吗?

不,不要告诉她。夏雷有些紧张地道:她现在在学校给人补课,她要是知道了会着急的。

可是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啊。

到时候……夏雷咬了咬嘴唇,到时候再说吧。

这时带着保安走进了病房。保安向夏雷询问了一些情况,则替马小安处理了一下头上的伤口。片刻后和保安都离开了,这事也不了了之了。

马小安一直陪夏雷陪到夜里才离开医院,他走了之后,夏雷却怎么都睡不着。他想了很多很多。他想到了药费,想到了他的未来,还有他的妹妹夏雪和她那个上京都大学的梦。后来,倦意袭来,他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左眼开始发痒,他也醒转了过来。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瘙痒,痒得钻心,痒得要命。

夏雷叫了一声,却半响都没答应。他找到了床头上的呼叫器,按了一下,呼叫器却是坏的。

倒霉,我要倒霉到什么时候啊?这又是一家什么破医院啊?夏雷郁闷得很,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向门口走去。

他本来想出门去站的,可走到门边的时候他却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医生和知道我没钱,再加上陈传虎白天那么一闹,他们更认定我交不起医药费了。我找他们检查和处理伤口,又是在深夜里,他们肯定不搭理我,没准还给我白眼受。算了,我再忍忍吧。这么一想,他又倒转了过来。

卫生间的门是开着的,夏雷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

他长得其实不赖,眉清目秀,颜值颇高。再加上一米八的身材,硬朗的身体曲线,他属于那种很阳光很帅气的小男人。可惜,这一切似乎就要离他而去了,如果左眼瞎了,脸上再留一块大疤痕,女人看见他都要远远地避开吧?

镜子中的自己让夏雷感到悲伤。

一阵瘙痒突然袭来,打断了夏雷的思绪,他的心里暗暗地琢磨着,伤口发痒是伤口愈合的症状,可我白天才受的伤,怎么晚上就发痒了?不行,眼睛是我自己的眼睛,我得看看它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

夏雷进了卫生间,站在洗漱池前,面对着镜子,伸手解开了纱布的结头。

纱布一层层地揭落下来,最后一层纱布揭落之后夏雷看到了他的左眼,这一看,他顿时惊呆了。

他的左眼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的药膏,药膏糊得严严实实的,可诡异的是,就在他观察他的左眼的时候,他隐约觉得他的左眼的视线似乎穿透了那层厚厚的药膏看到了卫生间里的灯光,只是很模糊而已。

这……怎么可能?夏雷顿时愣住了。

正常的情况下,他的左眼就算没有受伤,药膏糊住眼睛,他也没法看见任何东西啊,可现在他居然看见了光!

这是什么情况?犹豫再三,夏雷最终还是按捺住了好奇心,没有伸手去擦掉涂在左眼上的药膏。

夏雷将纱布重新缠在了头上,然后回到了床上。他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凌晨一点才睡着。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晨八点多了,夏雷感觉他的左眼一点都不疼痛了,而且也没有半点别的不舒服的感觉。他又来到卫生间,照着镜子将头上的纱布取了下来。

镜子里,糊住眼睛的药膏已经变得很薄了,那种透过药膏看见光线的感觉也更明显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的左眼没事了?这个想法让夏雷激动了起来,他再也按捺不住现在的强烈的好奇心,他用纱布小心翼翼地将涂在左眼上的药膏擦掉。

这个过程里他的左眼稍微有点疼痛,但并不是不能忍受。

擦掉药膏,光线进入眼帘,夏雷清晰地看见了镜子中的自己,还有他的左眼。他的左眼黑亮如初,眼球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只是眼眶周边的的皮肤还又灼伤的痕迹。

夏雷愣了一下,忽然激动地握紧了拳头,我的眼睛没瞎!我的眼睛没瞎!哈哈,我的眼睛没瞎!

这时一个值班医生带着走进了病房,正好看见站在卫生间里手舞足蹈兴奋得很的夏雷。

喂?你怎么把纱布解开了?凶巴巴地道:你这个人疯了吗?你不想要的眼睛了吗?

夏雷却仿佛没有听见身后有人在说话。

嘿!小伙子,你要是不遵医嘱的话,我们可以不收你。值班医生的态度也很不友好,你听见了吗?

算了,他的伤如果要治疗的话起码要二十万,他这样的人能拿得出这么大一笔钱吗?冷嘲热讽地道。

夏雷这才回过神来,他转过身去。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左眼微微一跳,他仿佛看见了的翘臀,而且是没有遮掩的翘臀。那丰满雪白的所在顿时好把他吓了一跳,可他再去看的时候却消失了,他看到的只是一只包裹再裙里面的翘臀。曲线虽好,可跟他刚才看到的却是两回事。

这……这一定是幻觉,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幻觉?夏雷心中一片惊讶和好奇。

喂,跟你说话呢?你这人是怎么回事?不满地道。

其实还没有反应过来,可那个医生去反应过来了,他目瞪口呆地盯着夏雷,然后指着夏雷的左眼,你、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这才反应过来,她的下巴duang一下掉在了地上。

夏雷咧嘴笑了一下,我的眼睛自己就好了,我确实交不起那么多医药费,所以我不住院了,我要出院。

医生和用看着怪物般的眼神看着夏雷。最吃惊也最无解的自然是那个医生,他其实已经断定夏雷的左眼是瞎定了,他说有机会复明,不过是想多赚些医药费而已。可是现在,夏雷正两眼睁睁地看着他!

恐怕只有上帝才能解释发生在夏雷身上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夏雷离开了医院。陈传虎交的那一万块钱只用了一千,还剩九千,这笔钱自然也落入了他的腰包,算是补偿了。

室外的阳光刺眼,夏雷的左眼很不适应,他放弃了去找马小安的想法,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家里。

父母留下的房子不大,75平方,三室一厅,每个房间都小小的。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家具和电器,家里的东西都有十几年或者几年的历史了,很陈旧。不过就是这些陈旧的东西总会给夏雷带来安宁的感觉,还有一些对父母的回忆。

回到家里,没有强烈的阳光,夏雷的左眼好受了一些。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奇怪的梦……安静下来的时候,夏雷又开始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想找到答案,可没有半点头绪。

雷子,你在家吗?楼下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夏雷的思绪顿时被拉回道了现实中来,他应了一声,然后来到了阳台上。

楼下一个年轻的女警正仰着头看着他,娟秀的脸蛋,丰满的身材,低开的领口里曝露出一抹雪白,有丘有沟,煞是诱人。这个女人名叫江如意,是一个文职女警,就住在楼下,即是邻居,又是小时候在一起玩泥巴捉迷藏的发小,所以关系一直很好。

是如意呀,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夏雷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你能帮我换一下水桶吗?我手受了点伤,抱不动它。江如意说。

好的,我马上下来。夏雷离开了阳台。

下了楼,一缕阳光突然照进了夏雷的左眼之中,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根针扎了一下。刺痛之下,左眼也黑了一下,看不见任何东西。夏雷的心中骤然紧张了起来,可没等他有任何动作,他的左眼忽然又恢复了光明。

就在这时,站在不远处的江如意突然被他的左眼拉近,她身上的衣物仿佛是通透的薄纱一般披在她的身上,以至于衣服下面的春光毫无遮掩地曝露在了他是视线之中。眨眼间,就连那层通透的薄纱也消失了,她完全赤果果地站在他的视线中。

纤腰翘臀,胸器惊人,还有让人忍不住要流鼻血的……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身体的夏雷顿时呆住了,生理反应也嗖一下起来了。

夏雷突然想起在医院里看见的事情,那不是幻觉,是真实的!当时只是一个苗头,而现在更强烈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江如意明明是穿着衣服的,可在我的左眼里她的身上却没有衣服,难道是那电弧光的原因吗?一定是的!夏雷的心里惊讶万分。

他的左眼被电弧光烧伤,医生断定他的左眼会失明,可他的左眼非但没有失明,反而得到了这种神奇的能力。现在看来,福祸相依,昨天他被电弧光烧伤看似是祸,其实是福!

雷子,你没事吧?江如意感到今天的夏雷很奇怪,尤其是他看她的眼神。

呃?我没事。夏雷显得很紧张。他一紧张,左眼之中的无衣的江如意便消失了。

雷子,你今天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呢?江如意打趣地道:告诉姐,是不是谈对象了?

夏雷笑了一下,你比我还小一个月,什么时候变成姐了?再说了,我这么穷,那个女人愿意跟我啊?

江如意说道: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你人好,肯定有女人喜欢你的。

说说笑笑,夏雷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不经意间动了一下眼睛,结果江如意身上的衣服瞬间就被他的视线穿透了。这一次,更近的距离,他差点没把鼻血喷出来。他虽然没有流鼻血,但裤子的布料却显得紧张起来了。

接连两次的透视,夏雷也终于琢磨到一点规律了,那就是是开启左眼能力的开关。只要他有透视某个目标的,它的左眼就会开启透视的能力。

进了江如意的家,夏雷帮她换掉了饮水机上的水桶。很奇怪,他将水桶换抱到饮水机后脑袋便昏昏沉沉的,身上也仿佛被抽空了一样,软绵绵的缺少力气。

夏雷的心中暗暗地道:突然感到又累又困,好像两天没吃饭和睡觉一样,这难道与我使用透视的能力有关?看来这种能力不能随便使。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glan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