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双腿让老男人玩 宝贝腿打开一点我进不去

从快递公司出来。 陆羽美滋滋的捂了捂口袋那部破手机。 到账了,这个月的辛苦,是值得的。 不多,六千。 但他还有一份家教兼职。 喂!陆羽! 陆羽回头一看,是李大牛。 发工资了,今晚我们去烤串喝酒。 李大牛咧嘴一笑,一巴掌就拍在陆羽的肩膀上。 我请! ......我没时间。 陆羽仰头,看了一眼高出他两个脑袋的李大牛。 转口又说,我有别的事情。 不就是帮小孩子补课么!请一天假怎么了?你看你瘦得,跟我去吃点好的补补营养。 改天,有时间再说。 陆羽摸了摸鼻子。 转身就走了出去。 李大牛的心思他懂,可是他不想接受任何帮助。 人情...... 始终是一笔难清的账。 叮叮叮。 微信的提示音。 陆羽掏出手机,是张婉蓉发过来的微信。 他的未婚妻。 宝贝老公,今天发工资了吗?明天我要交补课费了呢。 陆羽笑了笑,随即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多少? 不多,三千。 外加一个甜笑的表情。 陆羽不禁皱了皱眉,回道:那么多? 不多了,你不知道,我要补习七八门科目呢。 补课的确需要钱,陆羽没想什么,把三千块转了过去,顺手发一句:今天是周末,我妈叫你来我家吃饭。 不了,我留校,马上要去自习了,老公我爱你,么么哒! ...... 这日子是苦了点,陆羽还是觉得挺满足的。 陆羽估计是刚满月的时候,就被亲生父母扔在路边,他的养父陆明伟把他给捡了回来。 陆羽读一年级那年,养父的一个战友带着女儿上门探望。 酒足饭饱后就订下了这门亲。 高三那年,陈婉蓉的父亲做生意失败,陆明伟主动提出帮助陈婉蓉一家子。 陆明伟是开车往返工地拉材料的,那时家里还有点钱,母亲身体还好,赞助陈婉蓉的学费还是负担得起。 用陆明伟的话说,这又不是两家人,陈婉蓉还是自己的儿媳妇。 养父因超载出车祸死了以后,资助并没有停止,陆羽承担了一部分费用。 可是随着陈婉蓉升到大三,陆羽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没事,时间还是有的,大不了再找一份兼职。 陆羽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打开了小电驴的车锁,骑上就朝着医院的方向而去。 去医院拿了药,他又去了一趟书城,买了几本练习课题和资料。 经过商场时,陆羽停了下来,想起家里的丫头都很久没穿上新衣服了。 他掂量了一下。 母亲的药费每月要两千多,一千块房租水电,生活费一千多...... 剩下的钱攒着供那小妮子上学。 嗯......手里还是有点闲钱的。 想了想,陆羽就下车上锁,走进了商场。 商场三楼,是服饰专区。 品牌衣服买不起,陆羽有自知之明。 他的目标是专挑那些折扣大减价。 转了一圈。 陆羽花了五百块,买了三套看得过去的衣服。 还买了一条天蓝色碎花长裙。 一想到回家以后,妹妹看见他买的这些新衣服,陆羽疲惫的脸庞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然而。 他走出店门,正想离开。 却突然看见一道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熟悉背影。 他停了下来。 这是......陈婉蓉?她不是说要补习吗? 陆羽愣了愣,下意识的闪身躲在门旁,当那道背影转过身来,陆羽确认了是陈婉蓉。 他抬头一看,顿时就吸了口冷气,这是一家千百惠的店面!这里的衣服起码要过千一件。 不久之前,陆羽还带着妹妹逛过这间商场。 一看价格,两兄妹只能望景兴叹。 最终去吃了两碗八块钱的面条。 她怎么有钱买这个? 他看到陈婉蓉一口气买了三件,才离开了千百惠。 陆羽有点心塞。 他想了想,走了进去。 找上了帮陈婉蓉选衣服的服务员一问,折后价格刚好三千。 陆羽顿时感到心脏堵得发慌。 他跟在陈婉蓉身后,走出商场,而陈婉蓉站在路边打了一个电话。 不过五分钟,一道强劲的引擎声仿佛要把这条街炸了。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缓缓驶来。 停在了陈婉蓉面前。 轰隆! 陆羽的脑海一片空白。 他冲了上去。 陈婉蓉! 驾驶法拉利的年轻男子眉头一皱。 他是谁? 张公子,他是我的表哥。 陈婉蓉一僵,马上甜笑着回应:你等一下,我很快回来。 说完,陈婉蓉快步走了过去,把陆羽拉远几步。 局促的神情略显慌张,你别误会...... 我都看到了。 陆羽抿了抿嘴,他的脸像纸一样的白,如在一刹那被抽光了身体所有的血。 但他还是愿意等陈婉蓉能够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沉默一下,陈婉蓉干脆褪下了最后的伪装。 面色一冷。 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你别那么幼稚好不好,难道还够不清楚吗? 陈婉蓉恼羞成怒,却又顾及太激动被她的张公子听到,声音软了不少:大哥,我现在是大学生,读完大四,我妈还要我出国留学,所以懂了?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也不知为什么,说完这番话,陈婉蓉感到相当快意,但她认为还是要提醒一下。 承认现实吧,好吗,我们不同,你只是一个送快递的。 她觉得自己的提醒很厚道了。 癞想吃天鹅肉,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 陆羽早点承认这个事实,就能早点从失恋中走出。 她也算是仁至义尽。 毕竟陆羽父亲生前,和自己父亲的关系很好,至于这几年陆家资助的学费...... 陆家是自愿出钱,自己家可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再说她陈婉蓉还没那么低贱,买卖人口吗? 她从未想过就凭陆家赞助的几年学杂费,就能在她毕业以后,让陆羽占了大便宜。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女性,指腹为婚? 这实在是太荒诞了。 就这样吧,他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明白我的意思了? 原来,你一直都看不起我。 陆羽的声线都在打颤。 陈婉蓉不再理会,拂发转身,甜糯地喊了一声张公子我来了,坐上了法拉利。 轰轰......! 法拉利跑了。 还带跑了他的未婚妻。 陆羽傻站在原地,努力接受着这个难以接受的现实。 不知过了多久,响起。 陆羽麻木地掏出手机,按下了接通键。 谁? 谁知电话那头开口就来了一句,孙子,我是你爷爷! ...... 突然被来这一着,谁都会发懵。 随之。 屈辱,愤怒。 还有这通该死的电话。 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陆羽整个人都爆了。 我去你吗的孙子!都是孙子! 他把手机摔成了好几瓣,骑着小电驴扬长而去。 陆羽并不知道,其实给他打电话的人,并不是恶作剧。 而是一个穿着唐装,拄着一根金丝楠木拐杖的老人。 此时老人正龙盘虎踞的坐在一间金碧辉煌的大厅里。 犀牛皮做的名贵沙发上。 一脸懵逼。

文学

管家就站在老人身边。 手机又开着免提。 所以管家是听到了。 他忍不住咧了咧嘴,这小子的个性跟老爷挺像啊。 很冲! 老人很久才回过神来,有些怀疑人生,老杜,这是什么情况?检查报告不会出错吧。 不会,DNA检测的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已经确认过了。 老人沉吟片刻,点点头说,看来还是得亲自出马。 小少爷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又是你内定的继承人,上门认亲也是应该的。 ...... 陆羽整个人都晕乎乎的,陈婉蓉带给他的刺激太大了。 这顶帽子有点绿。 不,特么都长草了,绿油油的一,可以放一群羊了。 原来女人爱慕虚荣可以到达这种程度。 原来女人一旦绝情起来可以马上就翻脸不认人。 原来她一直喊自己做老公,只是为了骗自己的钱潇洒,勾搭二世祖。 到头来还要被她用刀子般刻薄的言语冷热嘲讽。 因为自己没本事吗?穷吗? 陆羽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 分手就分手吧,他还被陈婉蓉狠狠地羞辱了,摧毁了他最后一丝尊严。 陈婉蓉,你别狗眼看人低,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刮目相看! 陆羽想以这种方式给自己打气。 可终究是自欺欺人。 一想到这个,他就万般颓丧,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就说车好了。 那一辆两百多万的法拉利他要挣到何年何月? ......这操~蛋的生活。 ...... 回到自家小区楼下,陆羽把小电驴上了锁,按下防盗。 上了楼。 他和养母,妹妹,一家三口住在八楼。 这小区最高也就是八楼。 这房子租有几年了,陆羽不是为了风景好才租下的,而是顶层的租金便宜。 当初要不是母亲的坚持,说楼层高一点可以锻炼身体,他宁愿多花钱也要租楼层矮一些的。 起码不用承受夏日的灼烤,不用承受雨季的滴漏。 站在家门前。 陆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换上了一副笑脸。 他不想把任何的负面情绪带回家里。 看了看电子表,六点半,他妹妹应该是回到了。 他想去接的。 但是陆羽不想让妹妹的同学知道,她有一个送快递的哥哥,他不想让妹妹在人前低人一等。 开门,进屋。 一间房的房门也随之打开。 哥!你回来了! 一道扎着马尾辫的清丽身影从房间里冲出。 细眉明眸鹅蛋脸,高挺鼻梁仰月唇。 这就是陆羽的妹妹陆瑶。 她像傍晚归巢的鸟儿,欢欣雀跃的一下子就扑到陆羽的怀里。 咦?嫂子呢? 陆瑶探出脑袋问。 她忙着呢。陆羽四个字敷衍过去。 从今往后,他不想再见到陈婉蓉,甚至是听到她的名字。 哇,新衣服耶,这是给嫂子买的吧! 陆瑶终于注意到了陆羽手上提着的物件,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羡慕。 她不是羡慕这几件新衣服的主人。 而是羡慕点别的。 陆羽听起来很不好受,如果他能早点发现陈婉蓉是那种拜金的女人,家里也不至于过得这么艰难。 不是,是给你买的,去房间试试合不合身,不合身我明天就拿去换。 陆羽笑了笑,决定把关于陈婉蓉的纠结抛得远远的。 陆瑶睁大了明亮的双眸,既意外又激动。 我滴个老天爷......哥你记错了吧,我的生日还有几个月呢! 不是生日就不能给你买衣服吗?废话真多。 妈耶,不便宜啊,要不你拿去退了吧。 一看价格,吓得陆瑶的小手一缩,这几套衣服要一千多! 折扣价才五百,买都买了,穿吧。 ...... 那,那我真的穿了? ......嗯。 不是,你发财了? ...... 发财?他做梦都在想发财。 ......没有。 陆羽感到很牙疼。 哥,你对我真好! 陆瑶嘻嘻一笑,趁着陆羽没反应过来在他脸上啵了一口。 接着跑回房间紧锁了房门。 这一幕让陆羽的养母廖淑玲看见了,她刚好端着一荤一素两碟菜从厨房走出,廖淑玲没多想,实际上她倒是宁愿是自己多想了。 多好的一个孩子,要是成了女婿多好,勤奋努力,也有担当。 她略显菜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别管这个永远都长不大的丫头,儿子,过来吃饭。 陆羽嗯了一声,去厨房洗了个手,回到饭桌前舀了三碗饭摆好,他才坐下去。 儿子,肚子饿了吧,吃多一点。 她给陆羽夹了一块肉。 谢谢妈,你也吃。 陆羽也给廖淑玲夹了一块肉。 一荤一素蛋花汤,虽然简单,但是温情满满。 陆瑶轮流穿着新衣服出来逛了几圈。 不断地征询着两人意见。 哥,好不好看? 妈,好不好看? ...... 最后她才心满意足地坐在饭桌前。 吃过晚饭,陆羽洗了个澡,就回到房间睡觉了。 临睡前他打了个电话给小孩家长请假,他很累,也没什么心情。 早上六点,陆羽准时起床洗漱。 陆瑶刚刚做好早餐。 哥,你还没吃早餐呢。 不吃了。 陆羽想早点出去送快递。 今天是周六,晚上打算陪妹妹去逛逛街什么的。 这几年对她亏欠太多,为了帮助陈婉蓉......反正那笔钱是不可能追回来了,想太多也没用。 但是陆羽相信没了这个负累,他的小家会越来越好。 一个晚上,陆羽也想开了。 ...... 小区正中心栽种着几棵老树。 除了刮风下雨,每天都有好几个老头坐在树底下的大理石桌旁下棋,陆羽和他们挺熟悉的。 眼尖的老头远远地就看见了陆羽。 小羽,早啊! 大爷们,你们也早!陆羽也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不过他还看见了两个眼生的老头,不停地朝着他这个方向挥手。 陆羽不认识,可是这边只有自己一个人,估计是认错人了。 他走向小区的大门。 谁知那两个老头却追了上来。 孙子! 孙子,等等我! 穿着唐装的老头龙行虎步,金丝楠木拐杖随着匆忙步伐上下起落。 杖尖儿撞击地面啪啪有声。 我说大爷,你们认错人了吧! 陆羽确认了这俩老头是来找他的,因为这俩站在了他的面前。 不过孙子这称呼,让他听起来既熟悉又陌生。 ......还有一种太阳穴凸凸乱跳的感觉。 ......好像在哪里听过? 这俩像看熊猫似地盯着自己一个劲的猛瞅。 啧啧,老爷,你发现没有? 什么? 小少爷跟你年轻的时候,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 嘿嘿......是嘛,怪不得看起来眼熟,还真是我的种啊。 ...... 两个老头品头论足。 唯独陆羽一人在风中凌乱。 得,他知道了。 这两个老货,估计是从那个地方溜出来的。 于是陆羽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服务热线。 喂,青山医院吗?你们医院是不是走失了病人。 两个,对对对...... 陆羽是个热心肠的社会好青年。

没有?不会吧!要不您再查查?这俩肯定脑子有问题!陆羽说得斩钉截铁。 行行行,没有那我就挂了。 纳闷地看着俩老头一眼,陆羽转身就想走。 唉?孙子,你等等! 陆羽的手被唐装老头一把抓住了。 你想干什么?放手,我要喊救命了!陆羽吓得面色发青。 马上就联想到这两个老货恐怕是碰瓷的。 他不敢用力推搡,万一真要伤着这大爷...... 恐怕他今晚就要转行做牛郎了。 于是,一老一少,就这么手牵着手...... 前者眼神灼热,满怀激动。 后者目光躲闪,拘谨不安。 ...... 良久。 陆羽诚恳的说,俩大爷,我没钱,你们别弄我。 ...... 孙子,我是你爷爷!真的! 唐装老头硬是拽着陆羽的手不肯放。 ...... 好的,你是我爷爷。 陆羽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爷爷,爷爷,您老人家放手好吗? 爷爷? 陆羽心想只要这老头放手,管他叫祖宗都心甘情啊! 哈哈,孙子! 唐装老头一乐,松手做出了个拥抱的动作。 嗖! 陆羽脚底抹油。 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连蹦带跳跑了出去。 大爷,碰瓷你也得找有房有车的,你找上我赚不了大钱...... 砰! 嗷! 陆羽摔了个狗啃泥。 孙子,你为什么就不信我是你爷爷呢! 唐装老头快步走了上来,把摔得头晕眼花的陆羽扶起。 老管家从一只公文包里掏出一张医院的化验单,和气的说,小少爷,你叫陆羽对不对?二十二年前你被陆明伟,廖淑玲夫妇捡到。 不过你的亲爷爷姓雷,全名叫雷中天,就是你眼前这位,你原本的名字叫做雷羽。 陆羽接过化验单,很是仔细地看了看,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没错。 可是...... 大爷,你这化验单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这张化验单根本就没自己的名字。 嘿嘿,这不是拿你的头发去验的吗,怎么和你没关系。 雷中天笑得满脸皱褶,不断地搓着双手。 是不是搞错了,你怎么有我的头发? 陆羽一脸懵逼。 老管家笑道:就是前几天,你去小区门口那免费剪发。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glan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