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下面会湿的声音小姑娘叫我开她的嫩包

“给寡妇买项链,几千块你都舍得给,支持我办幼儿园你就这么抠?你还是我爹吗?”郭芙蓉终于哇的一声哭出来,并大声咆哮着。 “你说什么?”郭家旺也是被激怒了,大吼一声之后,就甩过去一耳光! 郭芙蓉的粉脸上瞬间就出现了个巴掌印,眼眶里晶莹的泪珠也立刻夺眶而出。 郭芙蓉张大嘴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郭家旺,捂着脸转身就冲出家门。 父女俩竟然瞬间就闹到这个地步,这是我和刘美两个旁观者都始料未及的。 半晌,刘美一跺脚,胸前两座山峰颤抖一下,一个转身也是追了出去。 我也因此回过神来,说:“郭村长,你太过分了,芙蓉妹纸可是为了我才把买羊的钱给交到医院,这是我欠她的,你把钱给了她,等于我欠你的,你说什么也不应该打人啊?” 郭家旺并未消气,继续吼叫道:“小丫头片子是我女儿,要打要骂关你屁事啊?你个小漆匠算老几?对了,说到钱,这都是因为你才惹起来,现在就去把我女儿追回来,要是她因此有个阴差阳错,你也给我滚蛋,别在美人沟混了……” 听了郭家旺这话,我不假思索地转身,并朝着郭芙蓉和刘美跑远的方向追过去。 讲真,我很理解此刻郭家旺和郭芙蓉的感受,父女之间最后竟然闹到这个境地,不得不说我也有点责任,如果郭芙蓉因此出了啥问题,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 村外的小河边,郭芙蓉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刘美则在一旁轻声安慰。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就远远地站着,直到刘美终于把郭芙蓉安抚过来。 “芙蓉,你别想不开,你爹就是老糊涂,给他点时间,反正美人沟幼儿园铁定是要办的,到时候也不是他说了算!”刘美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挥挥手说:“芙蓉,我先走了,回头我和阿米阿娟再来美人沟……” 郭芙蓉终于破涕为笑:“阿美,没事了,我就知道咱们姐妹几个才是最要好的,钱的事情,我爹必须得拿出来,不会耽误杀羊款待乡亲们!” 送走了刘美,郭芙蓉一回头这才看见我,眉头微微一皱,没好气地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连忙说:“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你给我交到医院里的两千块是用来办大事的,办幼儿园,这就是你之前想要告诉我的特大好消息吧?芙蓉妹纸,这都怪我,不然你们父女俩会这样?走,咱们回去跟你爹说,这钱是我欠他的,他必须拿出来!” 郭芙蓉紧紧地盯着我,足足过去了一分钟,她的眼珠子一转,突然呵呵笑道:“阳哥,本来我也想着是怪你,不过听了你这话,我心情好多了。对了,能跟你商量个事情不?” 真没想到郭芙蓉这么快就恢复过来,我问:“芙蓉妹纸别客气,啥事你尽管说。” 郭芙蓉就朝我走过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自个微微点头,说:“阳哥,那两千块,等你割漆卖了再还我也不迟,从现在起,我需要你……做我男朋友!” “做你男朋友?真的假的?”我一下子觉得幸福来得好突然,舌头也开始打结了。 “当然是假的了!”郭芙蓉眯笑道:“其实我和爹最大的矛盾,就是我不喜欢他给我安排婚事,那个朱雄,简直就是个人模狗样的东西,我怎么可以嫁给他?现在起,你就是我男朋友,我还要告诉爹,咱们是一见钟情,并且……并且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 郭芙蓉最后这话说得越来越小声,但我还是听得如雷贯耳。原来很多网络小说里男猪脚给女主做挡箭牌的桥段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了。 一想到男猪脚和女主最后肯定会在一起,我就忍不住说:“好,好,你现在就是我的……芙蓉妹纸,你说你是我的,是不是指我们已经那啥了?” “阳哥你好坏,人家就是那意思,咱们需要演得让咱爹相信才行!”郭芙蓉早就涨红了脸,低声说。 “这个……”我想了想,说真的,做戏简单,不过要做得逼真,还真的不容易,所以,我肯定地说:“芙蓉妹纸,按照常理,如果我们已经那啥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更加亲密一些?比如动不动就拉拉手,亲亲小嘴儿?如果要想演的更加逼真,我倒是不介意咱们假戏真唱,来点实际的……” 郭芙蓉的脸更加红了,她的胸脯也剧烈地起伏着:“你说……实际的……啥意思?” 看着郭芙蓉这表情,说真的,我心动了,要是这一切不是演戏多好? 我脑海里闪现出很多网络小说里这样的桥段,要么女主为了做戏而献身,要么女主直接扇过来一巴掌然而拂袖而走。 但眼前的郭芙蓉,那水汪汪的眼神里,分明有一种奇怪的东西在吸引着我。 不管怎么说,如果能得到郭芙蓉这样的女孩子,让我做啥都愿意。 因此,我唯唯诺诺地说:“实际的……当然就是真的……那啥!” “真的那啥?哪啥?”郭芙蓉的脸更红了,声音也更小了。 “就是……那个……”我顿时觉得心跳加快起来,妈卖批,这真的有戏! 郭芙蓉就好像是做了最大决定似的,先是左看右看发现周围没人,最后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树林,低声说:“阳哥,我怕被人看到,要不咱们到那边小树林里去吧?” 天哪,小树林? 我感觉整个血压瞬间就飙高了! 既然这是你自个答应的,那就不能怪我。 因此我一咬牙,伸手拉着郭芙蓉如水一般的小手,就朝着小树林跑去。 我们一前一后拉扯着、奔跑着,我的心就像是小鹿乱撞似的。 好不容易到了小树林,我早就按耐不住自己,一转身就把郭芙蓉拦腰抱起来,嘴巴一边亲吻着她那雪白的脖子,右手早就颤抖着攀上了她那柔软的神女峰…… “呜呜,阳哥,不要……”郭芙蓉在我怀里没法挣扎,浑身就颤抖起来。 温香软玉入怀,让我浑身燥热不堪,欲拒还迎的郭芙蓉,宛若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 而迫不及待的我,就像那勤劳采蜜的蜂儿。 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之前朱颜说可能郭芙蓉对我动了芳心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今日机缘巧合之下占有郭芙蓉,真的是我张阳无法逃避的艳福了。 要知道这可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 怀里的郭芙蓉在我大肆进攻下,一边象征性地挣扎着,一边剧烈地颤抖着。 偷偷看看郭芙蓉的脸蛋,早就娇艳得像是一朵大红花,那个美,美得我心儿醉。 这种事情真的不需要人教,我的舌头,经过了轮番敲击,终于撬开了郭芙蓉的唇齿。 是甜的,还十分滋润。 我恍若梦魇一般,热血沸腾起来。 右手五指也充满了力量,隔着衣服一下一下地抓握着郭芙蓉。 哇,软绵绵的,透着一股子顽强的弹力! 郭芙蓉断断续续哼哼着,可惜嘴巴被我封住了没法发出声音。 她那一下一下抽搐似的挣扎,让我更加确信,她今天注定是我的了。 郭芙蓉颤抖得实在太可爱了,亢奋中还透出一丝丝的恐惧。 “芙蓉妹纸,别怕,咱们都是第一次,我会怜香惜玉的……” 我心里如此想着,嘴巴却从未放松那渐渐熟练的亲吻,而我的右手,不断在郭芙蓉的两座神女峰之间游走,并试图开始往下滑动。 都说女孩子第一次会很疼。 所以我决定紧锣密鼓地步步深入,循序而渐进。 双手隔着薄薄的衣衫,不断下移,我能感受到她的肌肤在剧烈颤抖,就像是受到电击似的,也刺激得我整个身体都热血沸腾……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glan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