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

随即,方才开口问话的那名灵者再次抬头,却见那黑洞之中有一缕金色的光芒刺出,那光芒像极了夏季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温暖、舒服,叫人有一种甚是清爽的感觉。 邓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领域被撕碎,他的眼眸中涌现了疯狂的杀意,不甘道:“不可能!我不可能败的,我仅凭王者初期的境界便在师父的帮助下凝成了这个领域,我是未来要冲击帝境的天才,我……我怎么可能止步在这?” 他似乎是疯了,张口突然喷出了一滴精血,冲着花四海疯狂道:“死!给我去死!大不了一起去死!” 黑暗重新包裹了光明,光芒在顷刻间再度消失不见,恐惧……又一次笼罩了这个大地! 青鱼脸色突然一变,从方才到现在第一次露出了紧张的神情,喃喃道:“居然使用了精血,要知道灵者的精血通常而言只有三滴,每一滴可谓都是珍贵无比,若是一旦损失后没有来得及修复,很有可能造出境界不稳,甚至境界后退的结果,如此,他莫非是想赌上整个未来也要杀他?” 花四海一脸苍白的站在了一颗苍老的树下,黑洞中,他的脚边还有一根随风摇曳的野草,那野草散发着淡淡荧光,似萤火、如烛火。 许久。 或许是更久。 待到一丝殷红流到了花四海的嘴角、滴到了他的胸前,那光亮逐渐变大,迅速的布满了一半的天穹。 “他……他这是要做什么?” 当光芒驱散黑暗。 当天地开始悲鸣。 众人看见花四海抬头仰望着那片黑天,静默着,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不知,不过那邓晓将自己和黑洞合为了一体,哪怕花四海能够将黑暗驱逐,不用多久,那黑暗又会再度袭来,再一次把他包裹,如此反反复复,便是王境后期的灵者怕也是吃不消了……” “没错,现在二人几乎都到了致胜关键,拼的就是忍耐,只要谁忍耐的时间够长,便能活活的将另一人耗死。” “此战怕是对花四海不利啊,毕竟他方才已经和苦海有过一战!” “不光如此,我可听说了,早在一月之前他还和木家交过一次手,那时候木家家主为了对付他连族中灵器‘青木令’都用上了。” “‘青木令’?可是那‘帝境灵器’‘青木令’?如此,他还能活到现在?” “他和木家动手之前已是有伤在身,木家之后,怕是伤上加伤。” “可怕!便是如此还能和苦海一战,还能和邓晓一战,你们说,若是此子痊愈的话当不当得那‘帝境之下第一人’?” …… …… 黑色的天空上出现了一双黑瞳,花四海和那双黑瞳对视,半响,那黑瞳口吐人言,说道:“花四海,今日一战我用我的未来和你赌,我看你怎么破之!” 花四海平静的笑了一下,默然片刻,说道:“好啊!那你……便看我如何撕天吧!” 天穹。 一个渺小、似乎蝼蚁一样的人影冲上了云霄,在黑暗即将把他包裹之际,在他身上的白衣即将被染成血红之际,他的手突然爆发出了刺目的金光,然后那金光顿时变作了一只更大可怕的手掌,对着那黑天的中央就是无情的一撕! “轰隆!” 仿若一声惊雷,刹那间滴滴血雨落向了大地…… “晓晓!”见此一幕,人群中的一名老者突然向着花四海和那片黑天的地方飞去,然而很快,他的身子忽然一止,神情开始有些疑惑起来。 “这……究竟是发生了何事,花四海明明就快赢了,他现在半跪着又是如何?” “难不成是背后有人出手?” “不对,九大世家的太上长老都在此处,除非是帝境强者前来,否则便是王境巅峰的灵者也休想瞒过他们出手。” “那是如何回事?他明明都快赢了。” 青鱼却是想起了什么,颤声道:“他……他根本就没好过,我将他救起时他已是遍体鳞伤几乎到了快要陨落的地步,现在……现在他又短短的时日里连番大战,身子怎能受得了啊!” 她的声音不大,可是靠近这儿的都是境界高深的灵者,所以还是很清晰的传入到了全部人的耳朵。 尤其是苦海,他在听见这话后神情顿时一变,目光不禁望向了之前阳明所在的地方,却发现那将自己引向苏家的阳明不知何时开始已经消失,片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的他冷笑了一下,喃喃道:“借刀杀人吗?” …… …… 被撕下的黑天化成了血雨,剩下的黑天依然不断撕扯着花四海的身体,花四海全身颤抖,身上的红‘色’‘片’刻间更胜。 “哈哈!花四海,如今连老天都帮我,你说你还如何跟我斗?”从最初的失神中清醒过来的邓晓大喜,一双黑瞳之间更是幻化出了他的虚影。 时刻注意着这儿的青鱼莲步轻轻的在空中一点,下一刻,便有了一道青色的影子向着花四海飞去,只是在这道影子飞向半路的途中,一堵灵术化成的墙壁挡在了她的面前。 “姑娘,此战乃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一战,你若出手……怕是越界了吧!”那是一名老者,他穿着一身麻衣,脸上皱纹宛如树皮。 “滚开!”原本性子温和的青鱼见到此刻情况紧张,已是一改往日的风格,直接拔剑向着老者刺去。 老者一笑,见到那宛如瀑布一般的剑气也不惊讶,手指轻轻一点,一株八阶的灵草自他的空间戒指中飞出,无需片刻,便轻易的化解青鱼的惊天一击。 青鱼一怔,失声道:“药师?” 随即她又大致想起了什么,震惊道:“你就是一月之前和小天天邓晓一同从大荒山活着回来的那名老者?” “就是老夫了!”那名老者点了点头笑了一下,语气平和道:“如此,姑娘可否卖给老夫一个薄面?” 青鱼犹豫,不过片刻,她还是摇了摇头,说道:“真是抱歉,那人对我……对我甚是重要,这面子,怕是不能卖与你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glan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