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的短文

今晚上其实就是一场谈判会,想让汉林集团停止那些卑鄙的行为! 一座商厦要是从建立开始就出现各种各样的丑闻的话,那可想而知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梁家父子请人来捣乱,秦瑶早就忍无可忍。但是梁家在海川势力庞大,人脉关系也是错综复杂黑白通吃。就连梁延,也被称之为海川三秀! 三秀正是海川市最有能量的三大家族的大少! 若不是秦豪嘱咐先以和为贵,不然的话按照秦瑶的行事作风估计早就开始反击了! 梁延听着秦瑶的话,眼神眯了起来笑道:“好,既然这就是你们云海集团的决定,那咱们走着瞧吧!” “梁少,我看也别走着瞧了,你还是爬着滚算了!”唐超一口一个我们家瑶瑶,说的秦瑶面红耳赤。但今天和梁家算是彻底的闹掰,她倒也不介意让唐超教训下梁延。 反正这家伙不是成天说自己是什么天下第一杀手嘛,让他能耐去! 梁延现在也是满心的紧张,两个最为依仗的保镖已经断手重伤,他现在唯一所剩下的就是自己的家世了。 “小子,你倒是让我爬着看看!”梁延强撑着冷笑道,可是话音刚落他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砰”的一声梁延重重的摔成了一个狗吃屎,唐超叹息一声。 “唉,现在的人咋就这么喜欢被揍呢!” 说完,唐超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是走到秦瑶的身边很自然的搂住了秦瑶的肩膀:“小瑶瑶,我带你回家!” 这样的一幕放在任何场景都是那么的温馨,只是深知唐超为人的秦瑶却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唐超也只能干笑的松手。 两人离开了亚龙会所后,秦瑶坐在后座上一直皱着眉头,她在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面对梁家的打击报复。 唐超看了一眼,像是很随意的说了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呗,要是还纠缠不休就直接赶走,赶不走就打走。打都打不走,那就把他们打怕了!” “如果莽夫也能成事的话,那这个世界早就乱了。”秦瑶拐着弯了狠狠的鄙夷了唐超一顿。 唐超撇撇嘴也不在意秦瑶的话,扭过头来坏笑道:“要不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保证三天内就让姓梁的乖乖听话!”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你帮忙?而且你这样非但不是帮我,只会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唐超如果你真的想做点正事的话,就收收心吧!”秦瑶很是凝重的劝说道,要不是唐超今晚上帮她出了一口恶气,她才懒得说这么多。 只是唐超显然不会听话,依旧无所谓的说道:“这个世界从来都是谁的拳头大,谁才有说话权的。” 秦瑶眼神一愣,喝道:“那你除了会打架你还会什么!” “我还会暖床,嘿嘿……小瑶瑶到了冬天的时候要是我抱着你一起睡,你一定会很暖和的!” “唐超,你给我闭嘴!” …… 十分钟后到了秦家,秦瑶就一脸气闷的走进了家里也懒得去管唐超。 唐超很是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嘀咕道:“到了冬天男人的体温本来就要高点的,唉,这妞儿咋就这么不纯洁净瞎想呢?” 嘀咕着,唐超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里。躺在床上,他就情不自禁的摸出了口袋里那块金黄色玉佩来。 之前并没有仔细去观察,现在一看玉佩的雕饰是一条飞腾的龙。龙爪伸开,很是威风凛凛。 “这块玉佩到底有什么秘密,会让那个放在任何组织里都会被视为王牌的杀手出现?”唐超心中想着,他是一个杀手最为清楚杀手界的等级。洛雪的实力,他能看得出来就算按全球排名也是能进前二十的! 唐超在全球杀手榜上是排名第一不错,但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着一群更为神秘的人存在。这并不是传言,而是唐超亲自经历过的,就连他的师傅如今他也是打不过! 拿着这块玉唐超看着看着竟是不知不觉中陷入到了其内,甚至眼前的一切已经不再是卧室而是仿佛云霄之上! 在他目光所及的尽头有着一座灵塔,塔身九层,看不清楚叫什么但光是看似乎都感觉在这座塔的面前他是那么的渺小! “我靠,这塔是哪里来的?为什么我看着它居然会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擦,哥他么还不信了,我一定要看看这塔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超一直以来坚韧的性格令得他强忍着心头的畏惧走到了塔前,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但他最终还是走到了塔门前却依旧看不清楚悬挂在顶的匾额。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glan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