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八戒午夜视频

“看你今儿助人为乐了,也增了些功德,我就帮你换点儿的气运吧。”沈万三从桌子上跳了下来,长袖一挥,本来缠在梁穷的聚宝盆顿时飞了出来,并且变成了原来的花盆模样。 “功德是什么?气运又是什么?”梁穷问出了心中所想。 沈万三则是边舞动着双手,像极了公园晨练的大爷打太极的模样,边像梁穷耐心解释道:“功德便是你做完好事的一种奖励,但是你看不见也摸不着。气运是人之根本,人无气运便是死,是气运支撑你能走,你能跑,你能跳。懂了吗?” 梁穷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你现在就是让我的气运升级吗?” 沈万三点了点头:“人的气运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一般人连初级都算不上。我现在把你提升到初级,你的实力就应该能堪比你们这个年代的特种兵了吧。” 若是你不听沈万三说出的话,光看他古井无波的面色与语气,可能真的会觉得他只是在平淡无奇的事情。 但是,他说的可是特种兵啊!梁穷现在真有一种跪下来抹眼泪的冲动。初级都是特种兵了,那中级呢?高级呢?简直不敢想象! 沈万三也没发现梁穷脸上接近扭曲的表情,一心一意的在弄着聚宝盆。没一会儿,聚宝盆里面已经是金光璀璨,耀眼夺目。 嚯! 沈万三嘴中突出一口气,那金光霎时朝梁穷冲了过来。梁穷下意识伸手去挡,但是当他的指尖刚刚触碰到那片金光的一刹那,一种清凉温润之意如触电般传遍全身。 梁穷陶醉的闭上了眼睛,他能感觉到那金光已经包裹住了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舒服的感觉开始慢慢消退。梁穷睁开眼想要伸手去抓,因为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习惯了温室突然被剥离到了地狱一般。 梁穷慢慢清醒,睁开眼的那刹那他感觉自己体内有头野兽已经苏醒了,有些不自控的吼了一声。 梁穷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忙去看自己身体上的变化,但让他失望的是身体上一点变化也没有。 梁穷又不甘心的站了起来,确实什么也没变啊。 是不是沈万三耍自己玩呢?再说了,他一个古人又怎么可能知道现代特种兵的实力呢? 梁穷苦涩一笑,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确实很不爽,但他又做不了什么。 天已经微微亮了,他现在莫名的又很精神,睡不着。梁穷只好拖着颓废的身子,一步一步的挪到卫生间。 啪嚓 这是怎么回事?梁穷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上的玻璃碴子。 他本来想往常一样抓起玻璃的漱口杯刷牙,他刚刚握住杯子,脚下突然不知道从哪钻出来一只蟑螂,那只抓杯子的手不由得握的紧了些…… 结果,它就、碎了…… 不会吧?梁穷欣喜若狂的看着手上的的伤痕,他现在哪还顾得上这点儿疼痛。 直接像个疯子似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抬书桌,抬床,那些以前的他抬不动的东西他居然都抬动了,虽然有些费劲,但这些对之前的那个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速度,臂力等等一切与身体有关的机能都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看来沈万三还是没有骗自己啊。 梁穷怀着激动的心情很快便收拾好了出门了。 他在去地铁站的一路上都在狂奔,以前要用二十分钟的路程,他现在就用八分钟还绰绰有余。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哈哈哈哈哈哈! 他到公司的时候,大门也才刚刚开,保安都还没上岗,他就已经像是一阵风刮了进去了。 这一次果然,梁穷是来的最早的,就连卢子仪都还没来。梁穷只好无聊的打开电脑,看会儿小说什么的。 过了二十分钟卢子仪来了,显然是对梁穷来这么早有些惊讶。梁穷则是一个标准式微笑回了过去。 又过了半个小时,业务部的人终于陆陆续续的来了。但是梁穷唯独就是没看见何姿然的身影,这让他有些纳闷?大小姐因为担心受怕不敢来了?但是何姿然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人啊? 果然,距离迟到还有一分钟的时候,何姿然总算是伴随着一阵急促高跟鞋声冒了出来。 还是大胆的着装,高傲的下巴,一副泼辣的模样,怪不得别人要绑架她。 梁穷冷嗤一笑,瞅了一眼就接着继续打自己的游戏了。但他不知道的是,那双高跟鞋的目的地是自己。 一道凹凸有致的倩影突然映在了梁穷的脸上。梁穷皱了皱眉,谁这么没眼色,敢当小爷我晒日光浴。 抬起头,两颗呼之欲出的玉兔映入梁穷眼帘,顿时小腹一股邪火窜起。 梁穷看的有些愣神,但这次让人惊讶的是,何姿然居然没有骂自己,反而俏脸上居然多出了一抹嫣红。 梁穷这才赶紧收起自己的目光,何姿然这是怎么了?事出无常必有因。 梁穷尴尬的尴尬的咳了两声,不敢再看何姿然:“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何姿然突然噗嗤一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是对梁穷厌恶不起来,反而觉得他有些可爱。 她缓缓伸出右手…… 梁穷有些惊讶,心里本能的想去摆脱何姿然的手,但是那温润如玉的感觉,还泛着不知是体香还是香水的香气,醉人心脾,着实让人不愿放开。 “跟我来。”何姿然拉着梁穷的手朝外面走去,小脸红扑扑的,看着十分诱人。 就在梁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两人已在公司天台了。 晨起的凉风轻抚脸庞,有些冰凉,但很醒脑。 面前的烈焰娇唇缓缓蠕动,让人有种想要含上去的冲动:“跟老娘在一起吧。” 梁穷的心里咯噔一下。这算是什么情况,告白还是恶作剧? 不过想了一下眼前这位的身份背景,梁穷不由得选择相信后者。 一个千金大小姐怎么会爱上我这种穷酸屌丝呢?梁穷心里自嘲一笑,脸上挂起鄙夷的脸色:“呵呵……” 说罢,果断甩开何姿然的手臂,扬长而去。 随着苦涩的咸味,何姿然恶狠狠的盯着那道背影,咬着银牙:“混蛋!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了!” 这是何姿然第一个表白的男人,也是第一个拒绝他的男人…… “啊……你踩到我脚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是第十三次了……” “啊……烫烫烫……” “骚瑞……” “你看我身上还有什么地方你没泼吗?” 梁穷气急败坏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想骂又来不了口,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 不知道何姿然犯什么病了,自从她从天台上下来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开始整梁穷。 为什么说整,因为梁穷的皮鞋已经被她的高跟鞋踩得全是印子,身上的衣服也被咖啡洗了一遍。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何姿然是专门绕道来踩和泼自己,这让梁穷真的是气的不轻,额头上的黑线就被下去过。 梁穷为了躲灾还专门去申请了外出业务,但张军这混蛋,就是不给梁穷委派任何业务。梁穷只好在公司里面受了一天的罪。 经过长达八小时的煎熬,梁穷终于等来了下班的时刻。但他刚站起来想走,一阵水声在自己的屁股后面响了起来。 梁穷来不及躲,屁股上传来的凉意已经袭卷全身。 捂着湿透了的屁股,梁穷一脸窘态的转过身,他都能听见大家偷笑的声音。 不出意料,何姿然还是那副无辜的表情,这个表情梁穷今儿一天见了没有八十回也有六十回了,他才不会相信这个表情了。 更别说何姿然手上不知道从哪多出来的水盆了。 梁穷无奈的苦着脸问道:“小姑奶奶,你到底是要干嘛啊?” 何姿然又嘟起嘴,带着一丝卖萌和撒娇:“你救了我,所以姑奶奶要以身相许!” 不得不说,她这样很美。但是梁穷已经被她折磨的身心疲惫,现在已经看不到她的美了:“你看上我哪了?我改还不行吗?” 梁穷深深的叹了口气,朝门口一步一个脚印挪去。 被何姿然这一闹,除了几个要加班的同事,基本上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刚走到公司大门口,梁穷突然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蹲在大门口,畏畏缩缩的不出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glan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