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口述16岁的我被禽兽姨夫弄失身的性爱故事

车主说完,随口就问:“啊对了,你们不是去上林乡吧?” 李小亮心里咯噔一声,赶紧道,: “不是,我们去佃户屯,离上林乡不远,不过不是上林乡。” 其实佃户屯不在上林乡不假,却是与下林村距离不远,两村中间隔着着大田地,也算是相邻。本来李小亮想直接回家,现在这情况只能迂回了。 “哦,那没事。我可告诉你们,这上林乡不知道啥人得罪了大黑二黑,凡是今天去上林的人都被挡下了。就是去上林乡的路口,都有人查。哎,对了,我听说上林乡原来不少学武架子(武术的方言)的,挺有名的,都说祖传的,有这么回事不?” 这事李小亮当然知道。 上林乡原本就有武术传统,有人说上林原来是义和团拳会门团的所在,这倒也有考究。上林乡北有一处老旧庙,庙内广场上刻着一个大大“坤”字。这倒是同义和团八门的记载有些相符合。 不过,也有人说上林乡原来是一个小国“不周”的所在。上林乡附近有山,山名周山。绵延数十里与昆山山脉相连。这里也曾有过考古队来,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不了了之。但很多村镇的老人都坚信这不周国的存在。 上林乡的人则说是不周国大将军的传承,拳法武功都是传自不周。李小亮曾用感兴趣研究过,不过,他发现上林乡祖传的武术,并不是真的是什么不周拳。这些拳法与八极、梅花等拳法都有相关的地方。所以,李小亮认为这个是以讹传讹了。 但有一点却是李小亮解释不清的,就是传说不周国是药国。不周国人都懂种药,而上林乡以及周山附近,的确是有很多药材。过去,也有种药的传统。只是现在这些药材被经济作物所代替,已是面目全非了。 李小亮对这样的作法嗤之以鼻,他觉着这是本末倒置。如果说想要赚钱,其实种药材比别的更赚钱。原来不赚钱,只是种的方法不对而已。这次回来,李小亮也打过药材的主意。 与开三轮的老头说说笑笑,谈谈传说,到了佃户屯已是五点多了。天近傍晚,李小亮给了车钱,还送了老头一瓶饮料。路上还真有人查卡,都被老头对付过去了,李小亮也是感激他。 挥别的老头,林玉芳才真正的松了口气的样子,看起来轻松了很多。太阳夕照,李小亮看着脸上染上橘红颜色的林玉芳,突然感觉这个女人细看起来,真的很漂亮。 “走拉,咱们回家。”李小亮道。 “啊,好。”林玉芳的语气里竟然透出份欢乐,这让李小亮的心情不由自主的也开心起来。 大包小包,李小亮带的东西说不多也不多,说不少也不少。好在林玉芳平时干活,不是那种风吹倒的女人,倒是与李小亮拿的差不多。两人背着挎着东西,走在乡间小路上,两边是或高或低的庄稼,猛的看起来,倒是有些象回娘家走亲戚的小夫妻。 佃户屯与下林村之间的大田野有六、七里路,路两边的玉米地较多,虽然天色有些暗了,两人说说笑笑倒也不显的吓人。 但走着走着,林玉芳突然停了下来。 李小亮不解,却见林玉芳指了指前方的玉米地。 现在这时节是盛夏刚过不久,玉米抽丝期已过,正是子粒形成期。其实玉米很省心,一般不用人费心照顾。而且现在是玉米已长了一人多高,呆在里面会热的难受。就算是傍晚,也没有人喜欢在玉米地里呆。 林玉芳现在指的玉米地里却传出来人说话的声音。 看看两边看不到头的玉米地,脚下的小路愈发显的窄小,隐秘:“打劫的”这三个字不由自主的出现在李小亮的脑海里。 现在这社会安定和谐不假,但没有犯罪那是绝不可能。 小偷很普遍就不说了,就是抢劫的哪个乡镇没有也是不可能的。 当然,谋财害命的那种是少数,无业游民型的流氓有时也会客串一下劫匪搞点钱,偶有发生的。下林村到佃户屯这片大田地里有抢劫的,这样的传闻不时发生,而且不是空穴来风。 现在这正是“青纱帐”时节,正是出事的时候,猛然听到人声,不得不让李小亮有这样的想法。 李小亮与林玉芳对视一眼,两人的想法差不多。李小亮四处看了看,发现道边有半个砖头,他弯腰一把抓在手里。冲林玉芳打个小心的手势,让她等着,自己慢慢向声响处摸去。 可他没走两步,就发现林玉芳跟了上来。 “你怎么跟过来了?”李小亮压低声音道:“我就看看情况,不一定是打劫的。” “俺,俺害怕。”林玉芳低声回答,可怜巴巴的看着李小亮,象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儿。 “我……”李小亮很想说真出事我自己不一定管,你这不是添乱啊?但看看林玉芳的样子,心不由的一软,改口道:“那你小心点,看情况不对就跑。” 林玉芳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带着欣喜,又象是想到什么,凑近李小亮说:“俺刚刚好象听到有女的声音,也不一定是劫道的。” 李小亮心说有女的可能还是劫色的呢,不过他紧了紧手中的砖头,说:“咱看看,要是劫道的,人多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引开他们,人少你也别动,有啥事我来。”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真碰到抢劫的,李小亮一个人他还能跑,但带着林玉芳就不行了。最好的办法是偷袭搞定他们,躲起来只能算下策,因为他们能躲别人能找。 两人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向声音潜去,还未到地方,便又听到了声音。 “哎哟,别这样。”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李小亮心里一动,这声音有些耳熟。 “啥样啊,你还想我啥样啊?”另一个男人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语气里带着兴奋与戏谑,也有些耳熟。 “你个死人,要死啊,别乱抓,啊……” “嘿嘿,兰香,你说让我抓哪里我抓哪里,绝不乱抓。” 原来是来苞米地里打野食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glandian.com